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我注意到,詹姆斯,你的头发有点儿长长了。

你还是喜欢往咖啡里加两块方糖,在正餐上完之前就吃掉甜点。你常常订阅的那份报纸已经在1976年的时候永久停刊。你偶尔和山姆聊天,偶尔微笑。你还是习惯剪下杂志里有关科罗拉多的旅游版面,它沉淀下来的颜色像你年轻时不曾顾忌的梦想。你还是想念纽约。1942年的纽约有湖蓝色的天空和飞行的群鸟,海蒂·拉玛的黑白胶片和《晚安,维也纳》。你想念军营绿色尖尖的帐篷,你想念枪械和机油的味道,你想念火药和夏天,你想念史蒂夫·罗杰斯——你想念那时的每个人。你的头发长长了,詹姆斯,你暂时没有剪掉它们的意向。而那些你讨厌过的鹰嘴豆,那些潮湿、黏重的热带气候和土壤。你已经开始习惯它们了。

评论
热度(15)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