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写的东西全都不好吃。

[盾铁/冬鹰]Between the Raindrops 02

Lofter奇妙的屏蔽设置让我只能分两次发…


02.

-

巴基接起了电话。

“嗨,老头儿。”那个人说。

冬兵考虑着回应的方式,最后他决定来个简单点儿的。“巴顿。”

“你刚刚删了我的评论。”

巴基决定假装没听懂。“基地内部的网络不太好。”他暗示道,“你可能没发出去。”

“别装傻,就是你干的。”鹰眼的语气很凶。

好吧,冬兵想。开始转移话题:“我刚刚关注了你。”

“怎样?”

“你应该关注回来。”冬兵诚挚地建议。

克林特狡猾地笑了一声。“小朋友,”他慢吞吞地说,“鹰眼侠不关注任何人,因为他觉得自己最酷——”

巴基沉默,拿不准是因为没话可说还是被电话对面的那家伙傻到了。克林特倒是兴致勃勃又拿了一个话题出来。

“我在柬埔寨。...

13 48

[盾铁/冬鹰]Between the Raindrops 01

Between the Raindrops

Background:MAR,算是半架空。漫画和影视都有借鉴。
Summary:由巴基·巴恩斯开始使用社交软件引发的故事。
比较轻松,应该会很快写完…

01.

-

巴基开始使用一款社交软件。

我把头发剪了。他写道,老老实实地采用了全拼和规范的大小写,句末有标点。凌晨两点四十五分。

两分钟以后,美国队长——不是复仇者联盟官方认证、热衷于每天宣扬正义事业以及发布“美国队长谆谆教诲高中生短视频”的那个(它目前由寇森掌管)。而是,你懂得,私人账号。完完全全的。——评论了他。

“太好了,巴克。”他回复道,“我是说,你正在试图改变自己并融入这个时代。这真的很棒。”他...

2 47

[万贝]Awake and Alive

骑辆自行车也要被屏。一气之下开了台大奔出来。

NC-17,时间线有改动。

Awake and Alive


他叫了两声李京泽,第二遍稍稍急了那么一点,尾音吞在一大堆泡沫里匆匆地收得很快,没人应。王昊没辙,半个湿漉漉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喊,贝贝。猫在iPad后面玩游戏的家伙一下子坐直了,摘了一边耳机,眉尾扬起来一点,满眼无辜地困惑。“干吗啊?”问得理直气壮。 

“叫你好多遍。”鼻尖还沾着洗发水泡沫地指控,“帮我拿块毛巾来。”

李京泽换了个姿势团到沙发里,把眉毛皱起来,在游戏跟兄弟两个选项之间徘徊了好一阵,最后决定抛下兄弟。扯着嗓子嚷回去:“你等我打完这关!”——好容易把毛巾递...

12 47

[刘小别中心]for him

刘小别x袁柏清友情向,其实是和基友们的点文。我真的是太苏他们两个了。

他说,刘小别,你他妈不要再唱了,好难听。

第十赛季结束的那个夏休期我终于拍下了那辆心动很久的小型越野,动身去沈阳接车的时候袁柏清死皮赖脸地非要跟上。我说干什么,你以为你是我老婆吗。他朝我瞪眼,嚷我怕你走丢,你走丢我不得笑死了。

结果我们单在公交转乘上磨蹭了共计差不多半天时间,袁柏清有点晕车,小脸煞白地跟我抱怨想回家。我也不太舒服,但还是撑着说傻了吧,这种取经之道岂是你庶民想上就能上的。他忽然说,好歹算圆一回梦了。我想了想心下了然,然后就开始笑。第七赛季我们出道那会儿过得都不顺,一个个在新秀墙撞得头破血流死去活来。因为发挥不够稳定饱...

6 36

[WallyBarry]Star of The Country Down

就是想写大学生巴里·艾伦和一群叽叽喳喳的高中生泰坦,还有沃利韦斯特的青春小暗恋…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01.

“这回是什么借口,韦斯特?”

巴里挡在他眼前了,此刻沃利距离那扇门只剩两步之遥。于是他停下来,尴尬地把橄榄球往怀里抱了抱。“噢,嘿,巴里。”他说,咧着嘴,试图露出点讨好的笑容,但巴里没领情,他站在那儿,戴着睡帽,怒气冲冲,几绺乱糟糟的头发从帽沿散出来。——通常情况下刚睡醒的巴里都不怎么好对付。

“巴特哭了,你听到没?”

“巴特上个星期就被送回家了。”巴里恶狠狠地告诉他。

“啥?”沃利显得异常震惊,这委实得怪他自己,他每天早出晚归,忙着在俱乐部免费开放的球场上蹿下跳,对弟弟的重视程...

5 34

[WonderSteve]Inception

盗梦AU 一个小脑洞

她忽然知道这是哪里了。

她听见呼吸机冰冷的滴答声,他的大半张脸都缠绕在绷带下,他眼角的瘀伤,他颧骨的刮痕,他眉眼间的英气和对戴安娜咧嘴笑时无可奈何的温柔。那些记忆在一时间如潮水向她涌来。

“我年轻的时候。”他看着她,吐词伴随着每一次呼吸而变得越来越艰难而模糊,“曾经遇见过你。可岁月未曾从你身上夺走分毫光芒,那么你究竟是谁?”

戴安娜跪在他的床边,触碰那双冰冷的、起皱的手。她看着他的眼睛,想象它们曾蓝得通透而张扬——那个时候他们是怎样地年轻啊,竟以为那些属于落雪和冷啤酒、还有查理慢吞吞的歌声的日子永远都不会逝去。“我是戴安娜,来自天堂岛——”她说,感觉到声音正在被慢慢地撕裂,“我是...

5 50

[WonderSteve]From the Shadows

一辆二手玩具车。


 “你好,公主。”

 
他悄声说,感到自己在微笑。戴安娜在试探他,像一只猫咪那样好奇地用鼻尖和嘴唇触碰在史蒂夫的颈间。他刚刚洗过澡,沐浴露涂抹不均乱糟糟的香味儿就掺在下巴的胡茬间。特雷弗上尉闻起来像子弹、泥土和天堂岛咸闷的海风。 
 
他走进来的时候戴安娜正对着窗户沉着眼睛看冷下来的云和远方山脉模糊的轮廓,史蒂夫先靠近了,但这个吻究竟是怎样发生却在他脑里糊成了一团。他只碰了戴安娜的嘴唇就犹犹豫豫心下小鼓擂个没完,可事态发展到第三秒一切就变了个样,亚马逊战士扭着他的肩膀以一个漂亮的动作把特雷弗上尉摔进了床里,趁着特雷弗上尉眼冒金星单手把...

3 75

归途

Oliver和Roy一点按照时间线走的小片段,Ollie第二人称视角,不是cp向,部分剧情改动了一小下。他们两个真的太好了。呜



归途

你苦恼于怎样通知他这样一则消息——你,奥利弗·奎恩,星城英俊又多金的年轻企业家,收养了眼前这个沉默的红头发小朋友。他看着可能只有十岁,瘦弱得惊人,好像整个人都是被骨架勉强支起来的。

“你以后就得一直跟着我了。”你最后对他说,这男孩儿低着头,把情感的流露统统藏在帽檐后面,“我是奥利,或者,呃,你想叫什么都行。好吗?”

-

“你更喜欢哈尔。”

十三岁的罗伊斩钉截铁地说,把两手抄到口袋里,罗宾帽摇摇晃晃地歪在脑袋上。就像是所有被不负责任的家长忽略掉感受的孩子那样...

9 50

Les Trois Mousquetaires AU

Les Trois Mousquetaires AU


对17世纪西欧的宫廷生活浮想联翩,亚蒂一定是白金汉那种又冷又好看握有重权的公子哥,弗兰茨是法兰西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红衣主教,他的法座下有一支骁勇善战的卫兵军队,两个人对彼此又爱又恨看不爽又除不掉。就很可爱。

柯克兰一到了巴黎便直达巴士底狱,那会儿在法国人人都听得这位公爵大人的名字,查理一世的宠臣和宰相。他海蓝色深邃又冷酷的眼睛和胜于布雷斯特绸缎的金发曾让从伦敦到曼彻斯特的每个曾有幸得之一瞥的姑娘动情——只是心高自傲的公子哥儿身旁还未曾出现过哪怕任何一位贵族少女的陪伴。柯克兰先生行动匆促到来不及卸掉装备,他昂首挺胸地在每一间牢门前行过,衣袖...

30

时至今日我仍能记起我们在田纳西州丛林共同度过的时光。黎明未至前的山峦在夜色中显出绵亘叠错的灰和蓝,在我仍以一个松鼠蜷抱自己毛茸茸尾巴的动作赖在睡袋里不肯睁眼时,奥利就已经待到火堆旁苦心钻研烧烤技巧了——后来事实证明他根本就不会掌握火候,所有经他手的烤制品都像哥斯达黎加木薯徒有虚名并且口感恐怖。

那个时候他爱像巴拿马纺织工那样把袖子卷起到小臂,哼一支爱尔兰或者犹太民歌的调子,火光映着罗宾汉的胡子和闪闪发亮的眼睛,帽檐边金色的翎毛朝着所有方向飞扬跋扈地生长。他坐在那里,耐心地烤一只青鱼,等待炊烟从烤架上方升起,等待他赖床的旅伴、他仅能撑起三分之二睡袋的年轻朋友从困倦中醒来、走出帐篷和他坐到一起,等待...

25
 
1 / 2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