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归途

Oliver和Roy一点按照时间线走的小片段,Ollie第二人称视角,不是cp向,部分剧情改动了一小下。他们两个真的太好了。呜



归途


你苦恼于怎样通知他这样一则消息——你,奥利弗·奎恩,星城英俊又多金的年轻企业家,收养了眼前这个沉默的红头发小朋友。他看着可能只有十岁,瘦弱得惊人,好像整个人都是被骨架勉强支起来的。

“你以后就得一直跟着我了。”你最后对他说,这男孩儿低着头,把情感的流露统统藏在帽檐后面,“我是奥利,或者,呃,你想叫什么都行。好吗?”

-

“你更喜欢哈尔。”

十三岁的罗伊斩钉截铁地说,把两手抄到口袋里,罗宾帽摇摇晃晃地歪在脑袋上。就像是所有被不负责任的家长忽略掉感受的孩子那样,他看上去简直能称得上是生气了。

-

“可你从一开始就是个失败的家伙,是吧?糟糕的伴侣,软弱的市长,失职的导师和父亲。你得到过什么,你拥有多少,你指望什么?”

十七岁的罗伊朝他吼,他眉角有新添的疤痕,直到此刻你才猛然发觉他原来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就好像你在匆匆忙忙追逐你的正义自由时不慎错失掉了这男孩儿一整个的童年和少年,向你逼近的时候他眼里那些重得化不掉的绿色郁郁地压在你喉咙里,下沉——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原谅吗,和解吗?你给星城带来了什么,康纳呢,我呢?”

-

奥利弗·奎恩——总是知道真正的敌人。

-

你在生气,非常非常生气。你在病房里踱来踱去让失控的情绪填满房间的每个角落。“那是罗伊。”你发泄似的朝康纳嚷嚷,“那是罗伊,他们怎么搞的?”你的儿子看上去已经放弃了和你进行理智沟通的想法,他有点丢脸地看着你——“帮我联系最优秀的外科医生给他开刀-那帮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能预料不到队员胸口近距离受弹的可能-他们怎么能无所作为?”——你挑战地把最后一句话喊了出来,康纳闭上眼睛,把脸转了过去。

-

“我不要菠萝、说真的,谢了,奥利。”罗伊-现在是军火库了,郁闷地说,把整个人都陷在病床里,试图以一己之力扭转自打胸口中弹后就平均两小时一次遭到前任导师探望的不幸局面,“我讨厌菠萝。康纳,为什么不考虑下带你爸出去走走呢?”

-

他告诉你:“我能理解你,奥利。”

“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能够理解。”你踌躇着。

“当我最后去天上的泰坦塔时,我担心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有没有什么蛇教狂信徒潜入我女儿的房间,往她头上开一枪。”

“你仍能信任我,但是相信我,我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奥利。”他说,犹豫着承接在那个“Ollie”后面,“我真的很高兴…你能回来。”

-

“你是个出色的男人了,罗伊·哈珀。”

-

你注意到他下巴上红色的小胡子和漫不经心撑住方向盘的动作,他戴墨镜的方式和新剪的头发。——他的每个角度看起来都像你。你想到,猛然发觉自己像个意识到男孩儿已经逐渐挺拔的父亲那样忍不住骄傲又胸有成竹地笑了一下。

-

你和黛娜吵架了,金发的女英雄现在真的像只怒目圆睁的小鸟那样对你喊叫。“黛娜。”你说,只觉得心神不宁,“这个我们过会儿再谈。”你把脸转向一边的红箭,“向我的孙女表达我的爱。”

他在匆匆擦过你肩膀的时候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不确定地微笑了一下-那意思是“别担心”。

“当然。”他说。

-

那一刻你爆发出来的速度连闪电侠也会为之惊叹,你仅花了十分之一秒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罗伊躺在那里,冰冷,沉默,鲜血淋漓。心脏在胸腔里微弱地搏动,只要再耽搁片刻他就会彻底离你而去,而仅仅在十分钟以前他还鲜活而饱满地站在你眼前,用笃然的语调对你的要求说“当然”——你向他奔去,一时间连那些压在鼻腔里的呼吸都是多余和苦涩的,你只记得风从你耳边呼啸而过。

“儿子—————!”


-

“别这么做。”你说出来的时候只觉得这话太过苍白,有个混蛋把你的男孩的世界整个儿地摧毁了,他的女儿埋葬在潮湿的泥土之下慢慢变成一具枯骨,而你却只能站在这里,拼命想要拦住他杀掉那个毁掉他一切的人。——你已经犯过一次错,你杀了普罗米修斯,你让愤怒占据了你的头脑,左右了你的行为。而罗伊,罗伊不能跨过那条线了,绝对不行。

“我说了靠边站。”罗伊朝你发出威胁的低吼,像一只弓起后背的大型猫科动物。他让箭心偏了个角度分毫不差地指向你、手指停在弓弦,蓄势待发。有那么一瞬间你几乎毫无疑问地确定他会为了达成目的除掉一切挡路的人——

-

“最后一次,奥利。最后一次。”

三十五岁的罗伊叹着气说,他的头发又长长了,乱糟糟地散在耳畔。新增的那条金属手臂触碰起来僵硬又冰冷,但仍是那个罗伊·哈珀,半点不差,“不会再犯傻了,我保证。”

你拥抱他,于是那些源自旧日的时光重新沿着指尖漏下来。你想起康纳的微笑,想起米娅和她温暖的金红色长发,想起黛娜的沉睡时低垂的睫毛,想起你们曾共同度过的岁月。一切都会好的。他想说,但这样无力的言语最后还是被掩盖在了沉默之下。你看,奥利,他不再是快手了,不是那个总会被大人们骗到的欢快跳脱的男孩儿。你面对的这个男人,这个曾意志坚韧、肩负整个世界未来与命运的男人——他刚刚失去了他的一切,深陷的眼窝、眼下沉沉笼着的阴影和因瘦削而显得尖锐的面部轮廓都表明他尚未完全摆脱苦痛和海洛因的折磨。罗伊·哈珀显得如此憔悴又悲伤,可尽管如此他仍不需要被虚妄的谎言和幻象蒙蔽双眼,因为总有一天他得放下——就像沙漠中迷途的骆驼队疲惫而无奈地卸下多余的负重,他得离开。你想到他在点燃莉安的房子时转身的刹那,女孩儿把手指抵在玻璃上,注视父亲远去的背影,她的眼瞳在火光里发亮。

——蓝色。你哽咽地想起。她的眼睛和她爸爸一模一样。

评论(9)
热度(52)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