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时至今日我仍能记起我们在田纳西州丛林共同度过的时光。黎明未至前的山峦在夜色中显出绵亘叠错的灰和蓝,在我仍以一个松鼠蜷抱自己毛茸茸尾巴的动作赖在睡袋里不肯睁眼时,奥利就已经待到火堆旁苦心钻研烧烤技巧了——后来事实证明他根本就不会掌握火候,所有经他手的烤制品都像哥斯达黎加木薯徒有虚名并且口感恐怖。

那个时候他爱像巴拿马纺织工那样把袖子卷起到小臂,哼一支爱尔兰或者犹太民歌的调子,火光映着罗宾汉的胡子和闪闪发亮的眼睛,帽檐边金色的翎毛朝着所有方向飞扬跋扈地生长。他坐在那里,耐心地烤一只青鱼,等待炊烟从烤架上方升起,等待他赖床的旅伴、他仅能撑起三分之二睡袋的年轻朋友从困倦中醒来、走出帐篷和他坐到一起,等待下一个属于自由主义者的七月四日。

评论
热度(31)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