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高方]长桥

-

高刚甚至没能反应过来这操蛋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们缠斗在一起,他,和一个未知的来犯者。空气里混着沙砾,鱼腥和军火的怪味儿。高刚的脊背紧贴着地面,凭本能朝黑暗挥了一拳,他没留情,也没多想。

第二次翻身的时候,高刚找准机会内扣双膝把对方牵制到了身下,抬腕让虎口扼上入侵者的喉咙,藏在肌肤下的脆弱气管散发出温热的气息几乎就要让他感到熟悉。但紧接着他就无暇顾虑更多了,因为下一秒一柄手枪冰冷地顶上了他的腰侧。

入侵者勾动手指,扣下了扳机。

-

那枪没安子弹。

“——方新武。”高刚气喘吁吁地骂道,松开手让前情报探子坐直身子来。后者把那把两人都非常熟悉的科尔特式平置地面,向前推出,枪械摩擦过地面曳出长长的锐鸣。“高队。”他说,唇角撑开了弧度,几乎有那么点调笑的意味。颧骨上残余一道打斗时留下的淤青。

“我以为你死了。”

“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所以你就打扮成个渔夫?”

“很多人,不是全部。”方新武说,向后倚着桌子,曲起两腿,手臂松松垮垮地搭到膝盖上,“还得谢谢你们,一块标着缉毒英雄的墓碑很有用,但直到找到我的尸体前他们都不会罢手的。你不该来这儿,那会叫他们起疑心。”

“看来我又是个麻烦咯。”高刚阴阴沉沉地回答。

方新武侧过脸去,看了一会儿正准备蒙蒙转亮的灰蓝色天空,“没这个意思,但毒贩的眼线有很多。”他有点窘迫地挠挠鼻尖,把那件沾了鱼腥味儿的外套勾过来重新套上,“你真的不该回来,高队。”

-

我只是来旅个游。高刚想要狡辩,可这念头甚至还在空中飘悠悠地没落定,一颗子弹便疾疾沿着他的耳畔擦过去了。

“你就不能先跟我回国躲一阵子?”他抓紧时间朝他吼道,同时滑步侧卧尽可能地滚离窗口。方新武没来得及搭腔,在卧倒的前一秒一梭子弹贯穿了他的肩膀。高刚只听到一声被极力压低了的闷哼,前情报员依旧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伏在地面。

真他妈是一帮疯子。高刚知道不一会儿旅馆就会被蜂窝似的整个打穿,他们不能逗留太久。被溅起的木屑和碎裂的弹片横飞着硝烟弥漫,他压低了身子加快几步赶过去,手掌扶上前情报员没受伤的那边肩膀把他拉近,一边磕磕绊绊地彼此扶持着朝前一边试图恢复刚刚的话题:“知道吗,这事儿已经没得谈了。”

“后门走——我附近有个安全屋。”

-

“狡兔三窟。”

方新武气息不稳地说,依旧坚持着用一种乐观豁达的语气,肩膀松懈下来靠到安全屋冰冷的墙壁上。高刚不鸟他,全神贯注地致力于把前情报员的安全屋翻得乱七八糟只为找到一个医药箱。

肾上腺素的作用过了之后肩伤开始撕裂般地痛起来,他的额头发烫,手指却冷得就好像刚刚掀开棺材盖从土里爬出来,凝聚在瞳孔深处的光泽已经开始渐渐氤氲。高刚把他肩胛处黏着血污的衣料剪开——那些纵横交错、或新或旧的刀伤和弹痕跟着跑出来。方新武没有动,只是在高刚把一大团沾了酒精的卫生棉球贴上去的时候颤抖了一下,五指弯曲起来绞紧脏兮兮的衣角。“我对这事儿真的没什么实际操作经验经验。”高刚怀着歉意跟他说,倒不是在缉毒队长潇潇洒洒的职业生涯里从未挨过一粒枪子儿,而是因为他的随行医生总是比较称职,而这毕竟又和拿实验操作室里一具具冷冰冰的肉色假人开涮大有不同。

前情报员似乎对此没什么意见——就算他有意见也不管事儿。高刚用尽量麻利的动作把纱布缠上去。“如果你坚持不住了。”他告诉他,“就晕过去。”

前情报员几不可闻地笑了笑:“知道。”

“其实你可以靠着我。”高刚建议,毕竟他也是那么个拥有37摄氏度的恒温动物,总比那么一块冷冰冰硬邦邦的墙要好得多——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很想念哮天和它粗糙却温暖毛发的手感。

然后他听到方新武喑哑的嗓音。“那就得麻烦你了,高队。”对方模模糊糊地说,紧接着他感到另一个恒温动物挨了过来。



评论(7)
热度(92)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