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高方]舟车渐远


-

“听着,如果你想要我们继续合作,就他妈的得按我的方式来。”奇夫冷冷地说,“这是金三角,队长,我的地盘。”

“去你妈的。”高刚告诉他,营救行动的失败叠加上情报探子毫不客气的指责把他气得直冒火星,“你只是个提供情报的,小子。而干活儿的是我们。”

-

情报探子拉直了唇线,后背绷紧,手掌用力地撑在方向盘上,看上去像是随时准备撞开车门钻出来跟高刚干上那么一架,软软地搭在眉前的多余额发和有点滑稽的墨镜盖住了他的眼神。

好吧,高刚突然有点愧疚地意识到,也许他真的给别人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别费功夫了。”缉毒队长说,语气有所收敛,“坐我的车吧。”


-

奇夫笑了,有那么点得意洋洋的成分。摘了假发和胡子的情报探子看上去熟悉又陌生,他拿挽起半截袖子的结实小臂撑住下巴,懒洋洋地朝高刚挤挤眼睛又弄弄眉毛,那意思是“你个菜鸟”。

高刚的时间凝固了,他的面部表情也跟着凝固了。三秒之后,缉毒队长缓慢地磨了磨牙,从嗓眼儿挤出一条不怎么中肯的建议。

“我觉得你还是戴上吧。”

-

手腕下滑,枪口悄无声息地顶到占蓬的膝盖。咔-哒,他几乎能够听到后者笑容凝固,然后碎裂的声音。嘘。方新武没有动,他的眼睛冷若磐石。

-

枪口戳在罪魁祸首的下颚,女友和占蓬的脸庞缓慢地重叠到一起,他停了一下,让茂盛丛林间猎猎的风声涌进耳道,然后扣下扳机。

-

方新武的状态糟透了——把头埋到臂弯,毫无防备地将后背呈现给缉毒队长,肩膀耸动着从喉间闷出相较于悲泣更像是嘶吼的呜咽。他看得出来,任何人都他妈的能看得出来,前者正深陷于记忆的梦魇里难以自拔。有那么一瞬间高刚想要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他几乎就要相信自己掌心的温度真的能够给对方传递过去那么一点儿微薄的温暖。但他没有,因为情报探子不需要这个,高刚明白,作为奇夫,方新武必须得拥有足够的自控能力,他能够自我调节情绪直到重新回到最佳状态,尽管此刻他表现得就像个手足无措的大男孩儿。高刚静默地站到那里,喉结动了动徒劳地发出一声轻微的夹着叹息和忧虑的呼喊。“方新武。”高刚说,然后便没了下文。他知道怎样击发子弹,徒手搏斗,或是有效地打击毒贩团伙,却对如何暂且平抚到一个颤抖悸动的灵魂一无所知,任何言语在这会儿都变得多余并虚假。那是心理医生的活儿,他恼火地想到,而作为一个非常有职业道德的缉毒警察,他从不抢别人饭碗。

-

“都有谁在那儿?”

“高队,和哮天。”

“只有他们两个?”

片刻的沉默。

“把高队的位置传给我。”

-

火光升腾而起的一瞬间什么也没有发生,方新武只觉得枪伤的创口痛得发麻。他能够隐隐约约地感受到缉毒组队长在身后凝望过来的眼神,苍白刚劲到几乎能够穿透他的灵魂。

这没什么,他完成了他的使命,了断了十五年前的罪孽,让一个毒品帮跟着他们的老大一块儿玩蛋去了。所以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事情本就该这样,从他数年前踏上这片鱼龙混杂的热带土地时就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勾勒的蓝图一模一样——可还是有点失落。

高队。他想说,像是作为告别,掺了那么点失魂落魄的意味在里头。

但没来得及,下一秒湄公河湍急的水流呛辣地碾过他的鼻腔,情报探子停了一下,然后缓缓下沉。

———————————

鸡血产物,非常不好吃的大腿肉。自娱自乐。

评论(3)
热度(67)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