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盾铁/冬鹰]Between the Raindrops 02

Lofter奇妙的屏蔽设置让我只能分两次发…


02.

-

巴基接起了电话。

“嗨,老头儿。”那个人说。

冬兵考虑着回应的方式,最后他决定来个简单点儿的。“巴顿。”

“你刚刚删了我的评论。”

巴基决定假装没听懂。“基地内部的网络不太好。”他暗示道,“你可能没发出去。”

“别装傻,就是你干的。”鹰眼的语气很凶。

好吧,冬兵想。开始转移话题:“我刚刚关注了你。”

“怎样?”

“你应该关注回来。”冬兵诚挚地建议。

克林特狡猾地笑了一声。“小朋友,”他慢吞吞地说,“鹰眼侠不关注任何人,因为他觉得自己最酷——”

巴基沉默,拿不准是因为没话可说还是被电话对面的那家伙傻到了。克林特倒是兴致勃勃又拿了一个话题出来。

“我在柬埔寨。”他说,“有太阳和美好的黑眼睛的东方姑娘。你能把自己折叠在两棵椰树连起的吊床里。”

一声巨响,从复仇者基地的某间客房里和电话那端同时传来。“浩克从床上掉下来了。”他很沉稳地说,“你听到没有?”

克林特同情地叹了口气:“博士又做噩梦了。”

“然后呢,你现在还在柬埔寨吗?”

“不了。”巴顿病恹恹地回答,为骗局被揭穿感到懊恼,“我刚刚回到了我的复仇者山庄,决定在一张又小又窄的单人床上安度晚年。”

“我不明白这个谎言有什么意义。”

“满足我们这种有钱又英俊的公子哥儿的虚荣心。”他说,“你问斯塔克'你现在在哪'的话他也会这么回答你的。”

“恐怕不行。”巴基耸了一下肩膀,“他现在在史蒂夫的房间里。”

一阵极其可怕的沉默。

“你是说。”克林特反应过来,突然变得很惊恐,“他们背着我们所有人,睡到一块儿了。”

“他们只是在一起看电影,皮克斯的动画片。”巴基补充了一句,“我看过那个,很感人。不过电锯杀人魔要更好一点。”

“你把温馨的卡通电影和恐怖片相提并论,我不能理解。不过这个暂且不提。”鹰眼说,“他们睡到一块儿了。就这么简单。”加重了语气。“我来告诉你,钢铁侠最讨厌的事就是'把时间浪费在看那些情感泛滥的破片儿上面'。这是原话。而且谁会在半夜三点钟不选择睡觉或者上床或者进食而是起来看动人的影视作品呢?”

巴基皱起了眉头。“我和娜塔莎一起在凌晨三点的时候看过恐怖电影。”他反驳说。后续情节是还没看到一半黑寡妇就怀着对这部在互联网上广受热议影片“低端枯燥,令人发指(她后来追加的评论)”的剧情的极端厌恶在沙发上睡着了。不过他不打算提及这部分。

克林特选择性地忽略他提供的反例:“你只是不想知道罗杰斯有了新的追求目标却在瞒着你。”

巴基沉默了,他说的有点道理。他琢磨着,史蒂夫开始把心事藏起来了,可是以前不是这样的,在他们还年轻的那会儿,当史蒂夫对哪位姑娘产生了一点微妙好感的时候总是对巴基讲(或者因为害羞得太明显被巴基一眼看穿),巴基会替他出谋划策。好的,七十年过去了,他的老朋友在情感方面不再需要别人帮忙了。他想得心里酸溜溜的。

鹰眼打断了他的思考。“为了以防万一,我要再确认一遍。”窸窣的声响,听起来他好像翻了个身,“你真的剪了头发吗?”

巴基摇了一下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他看不到。“还没有。”手指心不在焉地在额前过长的碎发上比划了一下,“但很快。”

停顿。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关注我。”巴基说,“友情的建立得是相互的。”

鹰眼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我见过最烦人的俄国人。”他发表意见,“我的维洛多夫朋友们一向都很讨人喜欢的。”

巴基感觉这个笑话不怎么样。“我的国籍在美国。”

他在那边冷笑了好几声。“巴恩斯,你有至少不下五个外国护照。”

冬兵不置可否。你也一样,他想说。但是隔壁美国队长的客房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巴基突然变得很紧张。“干。”他说,“他们搞起来了?”他已经接受了“我的朋友和我的同事现在搅在一起”的剧情设定并迅速进入了角色。

鹰眼听上去惊疑不定。“不,”他不确定地回答,“我觉得他们可能打起来了。”

-

“如果你不打算摘掉头盔。”史蒂夫跟他商量,“至少给面甲留道缝儿,好让薯条进去。”他对被酒精麻痹大脑的患者保持着出奇的耐心。

托尼妥协了。“好的。”他说,把面甲整个掀了起来。他想的是,既然我能做到和我觉得有史以来最烦人的家伙坐在一起看我最讨厌的电影,还分享同一桶薯片,那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出来的呢。

“我看过一次,它很感人。”

托尼用一声冷哼来表明他对这部电影的态度。

队长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会后悔的。”

斯塔克不屑一顾。


队长是对的。

三十分钟以后,托尼斯塔克——拥有钢铁意志的凡人英雄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鼻子有点酸。

一小时以后。他的眼眶开始发湿。

一个半小时。托尼确定自己被感动到了并且,更糟的是,他有点想哭,为什么一部关于胖孩子和气球的卡通电影能有这么大的副作用。该死的慈善晚会搞坏了我的脑子,他把责任归咎于这个。然后让面甲啪地撂下来遮住泛红的眼角。

罗杰斯闻声转过脸,托尼遮掩性的举动给了他答案。他的眼眶也有一点发红,但是绝对没有斯塔克的严重。“托尼。”他笑了一下,蛮开心的样子,“我说了,它的感染力真的很大。”

钢铁侠想,我要骂人。

他维持着这个念头一直到电影结束,在酒精催眠功效和被“我被一部蠢电影搞哭了”的念头反复萦绕的双重作用下钢铁侠突然变得很好说话,于是美国队长趁热打铁地把话题引到早晨的吵架事件上跟他聊了一会儿。分析原因,点明两人各自的问题所在,并且指出改正方向。托尼照单全收,一直点头以表诚意和决心。他实在不想吵架了,而且眼皮重的要死。他忘记了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应该是在美国队长的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去之后。他还很有可能滚到了地上因为他模模糊糊地记得自己弄出了很大的动静——然后有人用一点也不温柔的动作把他拎回到沙发上。

皮克斯应该被封杀。这是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他睡死了过去。

-

“你好,巴基。你的电话一直占线。”

“对不起。”巴基说,感到一种深切的罪恶感。莎朗的确在前一天跟他提起过可能会在晚上打进电话来,他忘得一干二净。并且跟鹰眼侠煲电话粥煲得忽略了时间。克林特·巴顿好像有一种魔力,他想,用垃圾话把你的业余时光全部填满。他又重复了一遍,“真的很抱歉。”

莎朗在那边笑了。“没关系。”她说,“别在意,还来得及。咱们一个月前盯上的那个疑似为九头蛇干活的工厂有了动静,他们打算在明天凌晨的时候跟九头蛇的人接头,把一批货送到波士顿。内部消息。”

冬兵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腕。透过拉开一半的窗帘凝视窗子外面的天空。凌晨五点钟。天色正在蒙蒙转亮,有夜航的客机划破长空,在远处着陆。“我了解了。”

“以防万一,我建议你这次带上一名搭档。”

“娜塔莎。”巴基不假思索地点名,没别的意思。只不过因为他跟娜塔莉亚最合得来。他们共同行动过的次数加起来超过神盾局其余大部分的搭档。

翻页的声音。“罗曼诺夫特工目前在土耳其执行任务。”

冬兵想了想。“鹰眼呢?”

“巴顿特工近期没有工作安排。”

“那就他了。”他说。

TBC

评论(14)
热度(66)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