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盾铁/冬鹰]Between the Raindrops 01

Between the Raindrops

Background:MAR,算是半架空。漫画和影视都有借鉴。
Summary:由巴基·巴恩斯开始使用社交软件引发的故事。
比较轻松,应该会很快写完…

01.

-

巴基开始使用一款社交软件。

我把头发剪了。他写道,老老实实地采用了全拼和规范的大小写,句末有标点。凌晨两点四十五分。

两分钟以后,美国队长——不是复仇者联盟官方认证、热衷于每天宣扬正义事业以及发布“美国队长谆谆教诲高中生短视频”的那个(它目前由寇森掌管)。而是,你懂得,私人账号。完完全全的。——评论了他。

“太好了,巴克。”他回复道,“我是说,你正在试图改变自己并融入这个时代。这真的很棒。”他发了两遍,巴基猜想是网络的缘故,再或者,他的情绪太激动了。自打两周前美国队长参与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赌博,把靠自己业余时间在美术画廊亲手挣来的第一桶金押到一支南美洲足球队的输赢上,并且不负众望赔掉了所有钱之后他的情绪就开始变得极其容易调动。

三十秒后两条重复内容评论的其中一条无声无息地消失。证实了巴基的猜想。他打算回复点什么,但是很快有新消息刷进来。托尼·斯塔克的私人账号转发了这条推特。附带两张图片。巴基永远也弄不清楚这些人是从哪里弄来他的账号的——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毫不夸张地说,两星期以前他还在抗拒一切自媒体平台。甚至因为山姆有一次选择通过给他发电子邮件来通知会议召开时间而不是短信而生了整整两个小时零四十七分钟的气,连贾维斯先生当天举办的下午茶活动也没有出席。

他点开那张图片,其一是刚刚史蒂夫不小心回复了他两次没来得及删掉时的截图,另外一张是美国队长在自己的房间一边看电影一边拿着手机回复消息的照片,拍摄时间在刚刚。没有文字注释。蜘蛛侠迅速会意并在下面留了言,“HAHAHAHAHA——”。他沉默了一会,用来思索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没有得到结论。史蒂夫很快对这条转发信息作出了反应。“你很无聊。”他评论,回复对象是这张照片的拍摄人。字母全部大写。

十分钟以后蜘蛛侠再次回复了这条推特。嗨,队长。他说,巴基能想象到他像只偷吃了甜点的猫那样局促不安地吊在自家的天花板上挠脸的样子,不好意思,但是真的很好笑。

两秒以后,补救般地加上一条。新视频很棒!

又添了一条,拜托拜托拜托队长不要怪我或者生我的气或者在心底偷偷讨厌我!哭脸emoji。

像个闹剧,巴基想,但还是有一点被逗笑了。于是他给每条评论都点了一个赞,然后想起给史蒂夫发的消息只编辑到一半,于是重新把页面切回到聊天框。“史蒂夫。”他打字,“我以为这个时间你已经睡了。”

很快得到了回复。“处理报告单,巴基。”

“我能听到你房间里播放电影的声音。”其实没有,他是从斯塔克发的照片里得知的。他只是想开个玩笑。

但是美国队长受到了惊吓。他整整十分钟没有回复。所以巴基又打了行字上去。“钢铁侠和你一起?”

这回他得到了答案。“是的,我们一起解决一些报表。顺便看电影。”还有“有打扰到你吗?”

巴基有点怀疑,但还是决定相信他的好朋友。“没有,”他告诉他,“别担心。”

他回到主页,发现鹰眼给他留了言。

你把头发剪掉了?第一条。

遗憾。我刚刚网购了整整一盒皮筋,就等往你头上扎小辫儿。第二条。

巴基把这两条评论反复揣摩了好几遍,决定将其归类为“示威、挑衅和不友好的交涉意图”。他不喜欢。所以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它们删除了。

五分钟以后克林特·巴顿来电。

那个名字后面跟了一支弓箭的图标,巴基盯着它看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自己和这个人究竟应不应该算作真正认识。他们一块儿出过任务,两次。纯粹是机缘巧合。一次在圣彼得堡,西伯利亚式的惨淡天气。离曾经的沉睡地点过近让他感觉很糟,于是在长达十天的任务档期中冬兵没有露出过一丝笑容,可能是最烂的一次搭档经历。第二次是在四个月后,他们在贝塔克大厦展开人质救援行动,他对敌方狙击手脸部形状持续不断的生动比喻令巴顿特工一度丧失职业操守没忍住在攀爬通风井时笑出了声,过大的动作幅度成为了压死故障设备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的腰索断了。鹰眼赤手空拳地掉下去,挂了两个月的石膏。他想克林特可能恨他。

他接了电话。

-

“我最讨厌的事情。”钢铁侠表明立场,“就是把时间浪费在看这些情感泛滥的动画片上。”他打开面甲,把一块薯片放了进去,合上面甲。

过了一会儿。“干。”他说,“番茄味儿的太酸了。罗杰斯,我想尝尝你的那桶。”说着把手朝左边美国队长的方向伸了过去。

美国队长拒绝了他。“你自己挑的口味,托尼。”史蒂夫表现得很严厉,“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在看电影的时候穿上盔甲,而且只戴头部。”

托尼显得有点生气。“请注意,队长,看电影是你的提议。”他抬高了声调,“我是迫于维护联盟内部团结友好协作关系的责任感才答应你。我喝了很多酒,只想在温暖的大床上体验睡觉的快乐,哪怕第二天早上起来头疼至死也在所不惜。而你拉住我,说要跟我谈谈,我忍着恶心陪你到现在。难受得要死,宁愿吐在盔甲里也不想——”头盔里面传出一声干呕。“——被你抓到马脚开一个托尼斯塔克酒后出丑照片辑出来。番茄味儿真的太酸了。”他虚弱地说。

史蒂夫把他那桶原味的薯片推过去。“我不想拍你。”美国队长解释道。

“比'我想看到你出丑'更令人伤心,队长。”

“好吧。”他说。

时间先回溯到半个小时以前。

当天早上他们两个吵架了,钢铁侠和美国队长,是的。这是常事儿,基本没什么看点,大伙都腻了。所以没人来劝他们。史蒂夫把自己关在健身房里待了一个小时,推断本次争吵的程度在“中等,跟他谈谈”和“严重,跟他冷战”之间,并且认为如果不尽快解决这次吵架事件的话他们的关系将很快恶化到下一阶段。于是他去“找他谈谈”,却得知托尼·斯塔克在一早吵完架后就迅速搭乘私人航班飞去了东京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回来的时候又顺便解决了两次持枪抢劫事件。史蒂夫等到他的时候差不多是凌晨两点,他喝得有点多,太多了点。可偏偏托尼斯塔克是那种醉得越厉害看上去越清醒的类型。他走进来的时候步伐稳健,神态自若,眼睛闪闪发亮。除了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神秘微笑以外看起来别无他异。

于是美国队长决定“去跟这个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家伙谈谈”。

遗憾的是钢铁侠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百毒不侵,他被酒精烧坏了脑子,什么也听不进去。谈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史蒂夫觉得实在无法忍受,他站起来宣布会谈结束。而这个动作无意间展现出来隐隐约约的居高临下的意味激怒了此时敏感又易怒的托尼。

“现在听着,罗杰斯。”他说,也跟着猛地起身,一只手伸进那件价值十万美元定制西装的外衣口袋里,想要抄出什么东西摔到他眼前制造点动静出来,整整一叠信用卡、名片或者战损报告单之类的,“你别来对我指手画脚——”

然后他掏出了一张皮克斯蓝光高清影碟。珍藏版。

钢铁侠:……

美国队长:……

钢铁侠:该死,是小辣椒的圣诞礼物。

美国队长:现在距离圣诞节还有两个月。

钢铁侠:………

托尼猛地转了个身,背对美国队长,开始对着一面空白的墙目露凶光,龇牙咧嘴。“我就喜欢提前半年给员工准备礼物,怎么的吧!”

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你想一起看电影吗?

然后他们开始坐在一起看动画片。

TBC

评论(2)
热度(64)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