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WonderSteve]Inception

盗梦AU 一个小脑洞


她忽然知道这是哪里了。

她听见呼吸机冰冷的滴答声,他的大半张脸都缠绕在绷带下,他眼角的瘀伤,他颧骨的刮痕,他眉眼间的英气和对戴安娜咧嘴笑时无可奈何的温柔。那些记忆在一时间如潮水向她涌来。

“我年轻的时候。”他看着她,吐词伴随着每一次呼吸而变得越来越艰难而模糊,“曾经遇见过你。可岁月未曾从你身上夺走分毫光芒,那么你究竟是谁?”

戴安娜跪在他的床边,触碰那双冰冷的、起皱的手。她看着他的眼睛,想象它们曾蓝得通透而张扬——那个时候他们是怎样地年轻啊,竟以为那些属于落雪和冷啤酒、还有查理慢吞吞的歌声的日子永远都不会逝去。“我是戴安娜,来自天堂岛——”她说,感觉到声音正在被慢慢地撕裂,“我是戴安娜·普林斯。”只是岁月蹉跎,她想。只是岁月蹉跎。

她知道她落泪了。


“——布鲁斯,”戴安娜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被惊异填满,“他的保险柜里什么也没有,他没有把东西放在这里。”

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挽回的错误。“该死。”蝙蝠侠哑着嗓音,“我早该想到,这个医院——他不会把信息放在他杜撰出来的场景里——”

“那是他的习惯。”戴安娜慢慢地说,“作为一个间谍,他只会把重要的信息放在最熟悉的地方。”

她用手掌撑起身体翻窗而下,循着来时的记忆一路奔跑,用余光瞄见两岸褪去的高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在这里高楼林立,车马如织,阳光把午后烘烤得暖洋洋,史蒂夫很好地遵循着筑梦的原则,没有任何一栋楼完全源于现实,——可只有一栋建筑例外,它依旧完整地复制着1918年时的模样。

他把东西藏在了这里,在那只旋转的眼镜架后,连带着那些隐秘的、难以言说的情愫。她看到他的手表,还有压在下面的照片。

萨米尔,查理,酋长,史蒂夫,她一个一个地念过那些名字,他们的面容都已经随时间流逝暗淡褪色。照片上史蒂夫的眼睛隔去九十七年的万水千山凝视她,他在微笑。

那是他们的唯一一张合影,用以纪念他们曾在法兰西的硝烟与炮火里幸存,他们曾在前线的雪夜相拥而眠。此后不论岁月蹉跎、故人远去,它仍在这里,沉淀在梦境深处,昭告他们曾拥有彼此。

那是史蒂夫·特雷弗最珍贵的东西。



“这个梦境快要崩溃了,戴安娜。”蝙蝠侠在另一边告诫她,“你必须尽快坠落。”

“听我说,布鲁斯——”她说,想起帕丁顿火车站台和贩售甜筒的英国人,想起服装店和老照片。他的世界里处处有戴安娜的影子,“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拯救世界,然而当他老了,却失去了一切。他的战友,他的朋友,他的爱人。他已经尽他最大的努力去想象和平的生活了,他尝试过做个普通人。但却一次又一次地重返战场……”

“他一次又一次地重返战场……是想要找回什么东西。”她说的很慢,“要知道那是什么,要让他…想起来,我得向下。”

沉默。

“我会把他找回来,我、我们。”戴安娜更像是在向自己保证,“没有人会再次迷失。”

“你得回来,戴安娜。”一声沉重、绵长的叹息,源自于布鲁斯最后的声音。

“我会的。”

她轻声回答,放下了那张边角发焦的老照片和停摆的手表,一步一步地向后,直到踏上梦境粉碎的边缘。在史蒂夫的意识把她彻底湮没的前一秒,戴安娜看到了蓝色。

评论(5)
热度(56)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