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利弗德。

Team Bucky Barnes

[WonderSteve]From the Shadows

一辆二手玩具车。


 “你好,公主。”

 
他悄声说,感到自己在微笑。戴安娜在试探他,像一只猫咪那样好奇地用鼻尖和嘴唇触碰在史蒂夫的颈间。他刚刚洗过澡,沐浴露涂抹不均乱糟糟的香味儿就掺在下巴的胡茬间。特雷弗上尉闻起来像子弹、泥土和天堂岛咸闷的海风。 
 
他走进来的时候戴安娜正对着窗户沉着眼睛看冷下来的云和远方山脉模糊的轮廓,史蒂夫先靠近了,但这个吻究竟是怎样发生却在他脑里糊成了一团。他只碰了戴安娜的嘴唇就犹犹豫豫心下小鼓擂个没完,可事态发展到第三秒一切就变了个样,亚马逊战士扭着他的肩膀以一个漂亮的动作把特雷弗上尉摔进了床里,趁着特雷弗上尉眼冒金星单手把他的手腕钳到头顶然后把对方嗅了个遍。 
 
“令人惊讶,史蒂夫。”他看不清戴安娜的脸,可那声轻柔地从唇齿间泄出的笑音听起来却异常清晰,“你非常敏感。” 
 
“我们也应该掉个位置。”飞行员未免感觉不公平地争辩道,意识到来自亚马逊的女孩掌控了他身体每一点微小的反应让他觉得窘迫,可又逃不开。公主没回答,只是警告地把尝试挣脱的手腕压了回去,牙齿又开始在耳根附近厮磨起来,她好像非常喜欢这种游戏。 
 
“我在怀疑。”史蒂夫说,“你是想把猎物弄干净了一口吞掉,老虎殿下。” 
 
亚马逊姑娘被这比喻逗笑了——她的眼睛闪了一下,“Shh.”她说,像在认真考虑可行性那样让指腹滑过史蒂夫的下巴,稍稍用力手指便碾住、带着命令的意味缓慢抬起让飞行员的颈线完全暴露出来。指骨沿颈线内侧慢吞吞地往下移动,途径锁骨和胸膛,隔着一层衣料在他的腰侧刮磨着划圈——史蒂夫泛红的耳根率先出卖了他,紧接着呼吸也乱了阵脚,只觉得但凡被触碰过的地方都在升温。 
 
戴安娜低下头嚼奶糖那样把史蒂夫的耳垂叼进齿间又推出来。“戴安娜——”他哑着嗓子喊,尾音却在下一秒对方加重牙齿的力道时转成一声变了调的呻吟。戴安娜放开了他的手腕,可史蒂夫浑然不觉。“你不能用来食用。”她摇摇头,轻描淡写否决了食材的利用价值。 
 
“该死,戴安娜。”史蒂夫闷闷地说,公主又轻又薄的呼吸拂动耳尖又让他忍不住想蜷缩起来,“你把我彻底否定啦。” 
 
戴安娜像只吃饱了的大型猫科动物那样打了个呵欠,翻个身在他身边躺下,手臂垂下来松松绕住了飞行员的手指。 
 
“和你聊天很有趣,史蒂夫。” 
 
飞行员眨了眨眼,发现戴安娜是在进行夸奖,他挠挠仍然在发烫的脸颊,点着头笑得有点无奈: 
 
“我为此感到自豪。” 
 
公主满意了,公主宣布睡觉。 


评论(3)
热度(78)
  1. 恶女达摩柯利弗德。 转载了此文字

© 柯利弗德。 | Powered by LOFTER